杂食党,但基本只写忘羡。_(:D)∠)_
年更选手
爱蓝湛♡

【忘羡】飘零江海客 肆

•今日份的更新,前文看洢子哟|・ω・`)
•提醒一下下章车hhh_(:з」∠)_
顺便 @洢(・Д・)ノ 我更辣_(:D)∠)_

“应该什么?在温晁的洞房里?”魏无羡早已猜到蓝忘机会如此问起,略带不屑的撇了撇嘴,“那温晁长得油头粉面的,像我这么英俊的人怎么可能真的甘心嫁给他呢。怎么说我夫君也得比我好看,至少得和蓝二公子一样好看吧。”说罢还颇为自恋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还是说你真的想让我嫁给他?”魏无羡此刻原本是慵懒的靠着树干的,但看到蓝湛不答话竟不自觉的直起了自己的身子,“不是吧蓝二公子,你还真舍得把我这样的一个大美人嫁给温晁那种人。”

“我…不是这么想的……”蓝湛憋的脸都红了,半天才吐出这么一句话来。

“哈哈哈蓝二公子,你还是那么不禁逗。”魏无羡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尘,默默按下还要继续逗弄蓝湛的心思,开口道,“刚刚那人不是说他家主子在夷陵吗,我们便去夷陵找他家主子去,如何?”说罢还笑嘻嘻的伸手搭上了蓝湛的肩,蓝湛微微闪身却还是没避过,只好默默的叹了口气说:“你想去便去罢。”

魏无羡嘻嘻一笑:“别那么冷淡嘛蓝湛,整天板着张脸,也不知道哪家的坤泽才会看上你,真是的。”蓝忘机转身欲走,魏无羡见势不妙,忙闭上嘴来,乖乖地跟在了蓝湛身后。

魏无羡和蓝忘机是走去夷陵的,因为现在魏无羡被温家通缉,骑马太过招摇,又念及云梦离夷陵其实并不远,二人便思索着走到了夷陵。

蓝忘机和魏无羡都戴着幕篱,以防被他人看到自己的相貌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又因为蓝忘机是乾元而魏无羡是坤泽,同行怕是会引来非议,魏无羡便干脆单方面的叫起了蓝忘机夫君。不过只有在夜晚在客栈住宿的时候才会这么做,白天的时候为了躲避温家追兵,都是走的山林。往常山林里都平静得很,只偶尔有几头动物窜出来,不过并没有什么杀伤力。

而今天,魏无羡却觉得不太对。至于哪里不对,他想应当是今天连一只小动物都没有出现吧。这么想着,魏无羡拉了拉蓝忘机的袖口说:“诶,蓝湛蓝湛,你说今天这山林是不是不太对啊,以往再不济也会有几只鸟飞过的,今天这是……”蓝湛蹙了蹙眉,抬起手来示意魏无羡不要说话,在原地站定听着周围的动静。

探查完后他显然有点不太相信,但还是这么对魏无羡说了:“我方才仔细静听周围的动静,没发现有任何动物,倒是发现了一群人。”这是蓝家内门功法,听说内力深厚的人能够发现方圆十里的任何风吹草动,而现在内力深厚不输于为无限的蓝忘机这么说了,这显然已经成为了一个既定的事实了。

“你知道他们现在大概在那里吗?”魏无羡如是说。

“他们已经离我们所在的地方很近了,并且还在向我们这里移动。”蓝忘机沉下气息又是静听了好一会儿才再次发声,“且内力深厚,各个都不是泛泛之辈。”

“他们大概有几个人啊?”魏无羡不禁问道。

“三人。”蓝忘机始终秉承着他言简意赅的习惯。

“三人便好,否则若是来找我们的我可打不过。”魏无羡咧嘴一笑,看着蓝忘机,“呐,我们可是又要并肩作战了呢,蓝二哥哥。”

蓝忘机被他的笑容愰了下,但很快就恢复了清醒:“恩。”

“诶呀蓝二哥哥,你不要老是那么冷淡嘛!这样没有坤泽会喜欢你的!”话说出口,魏无羡便觉得这句话有点耳熟,自己之前好像说过这句话了。不过没关系,谁叫他蓝湛整天板着这张死人脸,明明是那么好看的一张脸却天天冷如冰霜。

魏无羡这么想着,跳到了一棵树上,翘着二郎腿,微微闭上了眼享受着阳光倾洒在他身上。蓝忘机一抬头便看到那样一幅画面:魏无羡身上散落着斑驳的阳光,黑色的长发随意披散着,白皙俊秀的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却真实的微笑。

算了。他也已经很久没有那样真实地享受过了吧。从小便惨失双亲,寄人篱下,优秀却也是他的罪过,而后却是令人惊讶的分化成了一个坤泽。他从没见他有过任何的抱怨或者不满,只是偶尔会看到他眼睛里闪过一抹悲凉罢了。

约莫一盏茶后,即使蓝忘机在舍不得打扰这美好的一幕,他也不得不开口了:“他们来了。”

“唔,总算是来啦,这动作可真够慢的。”魏无羡笑着理了理自己的衣衫,从树上跳了下来。

“等等,我们先藏起来。看看他们是什么人。”蓝忘机难得的主动拉起了魏无羡的手,一边将他拖到了草丛里一边说。“蓝湛你今天不会是吃错药了吧。”魏无羡的眼睛里闪动着惊奇的光,似乎是因为蓝湛今日这格外反常的举动。如果你是那药的话,蓝湛在心里默默说道,这想法却是把自己也吓了一跳。

那几人来了,身上穿着的是苍色的衣服,分不清是何门何派。但“骨哨!蓝湛你快看!他们身上有骨哨!”魏无羡按捺不住心中的震惊,忙不迭抓紧了蓝湛胸口的衣服说道,“你不是和我说过夷陵乱葬岗上的那位的手下都有佩戴骨哨吗!”“是。”蓝忘机看着胸口被揉成一团的衣服无奈回答道。魏无羡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提剑就上,蓝湛眼中划过一抹无奈,但同样抽出了避尘也冲向前去,默契地如同曾经演练过千万次。

魏无羡握着随便向其中一个人冲去,那人也忙抽出剑来应对。只一剑那人便后退了好几步,魏无羡惊讶于那人的内力之弱,看来那个蓝湛说的内力深厚之人不是此人。那便好办了,魏无羡将随便收回剑鞘,从腰间抽出了陈情,就开始缓缓吹奏,曲子尖利诡谲,三人中的两人竟冲向了第三个人,魏无羡向蓝湛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去打第三个人。蓝湛点头表示知道。

虽说那第三人内力确实深厚,但是双拳终究难敌四手,被蓝忘机一剑刺中不甘心的倒下了。蓝忘机抽出避尘,将旁边二人也一剑封喉,避尘上却依旧没有沾染一丝血迹。

魏无羡停下了吹奏,只觉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只迷迷糊糊间听见有人在焦急呼唤他的名字。

“是——蓝湛吗。”

评论(5)
热度(79)

© 云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