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但基本只写忘羡。_(:D)∠)_
年更选手
爱蓝湛♡

【忘羡】飘零江海客 陆

*注意!前354字为洢子所写!全文共2958字

*拖更了真的很抱歉呜呜呜

“这是哪……”魏无羡看着面前空无一人的屋子,揉了揉头。房间里霸道的乾元信香强迫魏

无羡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我……被蓝湛标记了?”魏无羡摸了摸后颈。

“不应该的……雨露期神志不清,冲动了……”

坤泽在雨露期被标记,极有可能会受孕,而他现在……

只能喝避子的汤药了。

 

“魏婴,你醒了?”蓝忘机走进来,脸上隐隐有些内疚的表情。

“蓝湛……”魏无羡觉得这种事情可能直接说……不太好。

蓝忘机似乎早就料到他会说什么,出门去了一会,就端着一碗药进来了。

 

原来……他也是不想要我给他生孩子的吗……

原本魏无羡觉得为了大局而舍弃这个孩子没有什么关系,但是……

但是由蓝忘机主动表态就不是他心中所想要的了。

难道蓝忘机昨天标记自己,不过只是因为……被信香所诱惑?

不……会……吧……

那自己会愧疚死的……

蓝忘机可是个君子啊,那自己岂不是要叫他负责?

 

不不不,魏无羡猛的一个激灵,他可不要蓝忘机给自己负责。却见蓝忘机端着碗状似疑惑地看着他略显奇怪的动作。

 

“没什么蓝湛,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魏无羡将自己埋进了被窝,闷闷出声。

 

蓝忘机此刻却以为魏无羡是不想理他了,便只嗯了一声将药碗留在桌上便转身离开了。

 

魏无羡这才探出头来,只呆呆的盯着桌上的避子汤药,思绪也随着那缓缓蒸腾的气息飘散开。

 

自己对于蓝忘机,应当是喜欢的吧。魏无羡想。记忆中他一次次的挑逗蓝忘机,蓝忘机往往只是红着耳根痛斥他一句:“不知羞耻。”自己却就这样傻傻的将一颗心送给了他。

 

在心中暗叹一声,却是起身将避子汤药偷偷倒到了窗边的树上。蓝忘机进屋后看到桌上空空如也的药碗,眼神微微闪了闪,但是终究什么也没说,却又向掌柜要了一间房。

 

腿脚尚有些酸软,蓝忘机为了照顾到他特地将出发的行程推后了三天,而且行路的速度也慢下了很多,导致了明明只十天的脚程生生变成了一个月。

 

二人都默契的忘记了魏无羡被标记了的这件事。哦不对,应该是魏无羡每在蓝忘机提起这个话题时都会强行扯开。

 

但这行路途中可并不十分太平。

 

约莫是最后一点路的时候,魏无羡发现自己竟然真的怀孕了。当时他是偷偷背着蓝忘机去看的大夫,当大夫告诉他已经有近一月身孕的时候,他心中欣喜也夹杂着更多的苦涩。自己竟然真的怀孕了,按照蓝忘机的性格,他要是知道自己有了他的孩子,一定会对自己负责到底得吧。算了,还是…不要让他知道了。魏无羡轻轻抚了抚尚未隆起的小腹,给了大夫诊金后默默回到了客栈。彼时蓝湛正在到处寻找魏无羡,此刻看见魏无羡回来了,竟是带上了几分生气之意:“魏婴,你到何处去了。”魏无羡听出了蓝忘机语气中的生气,不由得一怔:蓝忘机他这是在关心我吗。略带歉意的开口:“对不起,我出去探了探消息,没告诉你,让你担心了。”蓝忘机此刻也察觉到自己刚才的失态,轻咳了声掩饰自己的情绪,道:“你有探到什么消息吗?”

 

魏无羡笑嘻嘻道:“那是当然,有我在,还怕消息探不到吗?”说罢还伸手勾住了蓝忘机的脖子。

 

蓝忘机耳根微红,别开了脑袋,开口道:“你是个坤泽,这种事情你不方便去做,以后还是我来的好。”

 

以后?怕是没有以后了。魏无羡心想,嘴上确是不歇:“你可知夷陵乱葬岗上的那位叫什么?”还顺手把蓝忘机扯到了客房里去。

 

蓝忘机,抿了抿嘴唇:“不知。”

 

“哈哈,我就知道,哪位叫做谛㬚,别听这名字好听的很,可是个心狠手辣的主,附近百姓民不聊生,连官府都不敢出兵抓他。”魏无羡躺倒在床上,最近他已经开始容易疲累了。

 

“㬚为明亮,明晰之意。也是讽刺。”

 

“是吧?我也觉得挺讽刺的。”魏无羡微微闭上了眼,道。

 

“我还探到那人似是有一独门秘籍,奏一邪曲后,不论是武功多么高强的人都会失去所有内功,变得手无缚鸡之力,只能任由别人杀了自己。”

 

“乱魄抄。”蓝忘机琉璃般的眼眸动了动,眼底藏着一丝惊涛骇浪,“家中禁书室藏有此书,都是些东瀛邪曲,听后便会使人短时内丧失所有内功。”

 

“哦,此人竟与你蓝家有如此渊源。可会是你蓝家哪位内门弟子?”魏无羡显得兴味十足。

 

“并非,那乱魄抄中有一首曲子在被我蓝家收藏之前已经失传,想来与那人的祖辈不无关系。”蓝忘机脸上依旧没有露出过多的其他神情。

 

“那这乱魄抄可有化解之法?”魏无羡的手悄无声息地划过了自己的小腹。

 

 

“有,像你我这样已得两家真传之人,尚且不受这魔音侵扰。”蓝忘机耐心的回答着魏无羡的每一个问题。

 

“那便好。”魏无羡舒了口气,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就不用担心伤到孩子了。

 

一会儿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开口问道:“那这样的话岂不是很容易就能杀了他?”

 

“此人诡谲难测,不可掉易轻心。”蓝忘机的眼神逐渐严肃起来。

 

“好好好蓝湛,我知道了,我困了,先睡了。剩下的事明天再议吧”魏无羡将自己的脸埋入了被中。

 

翌日清晨。

 

魏无羡看着脚下焦黑的土地,空中弥漫着的浓厚血腥味差点使他吐了出来。

 

他强忍着恶心感开口道:“就是这里了,蓝湛,我们上去吧。”

 

蓝忘机微微点了点头:“好。”

 

一路上令人惊讶的没有任何人,等到接近山顶的时候魏无羡才发现了不对劲儿,此刻也顾不得自己有孕在身了,忙拉着蓝忘机向山下跑去:“蓝湛,我们中计了,快跑!”

 

一个穿着一身青衣的人翩翩而出:“魏公子,蓝公子。鄙人可是已经等了你们许久了呢。”

 

“谛㬚!”魏无羡咬牙切齿道。

 

“正是,魏公子可当真是聪明绝顶啊。”谛㬚拿一副骨扇遮住了自己的脸,让人看不见他究竟是何神情。

 

魏无羡作势要跑。

 

“啧,魏公子,来都来了怎么还想着要走呢。”谛㬚眼底一片晦暗不明,四周身着苍色衣服的人快速围住了蓝忘机和魏无羡。

 

魏无羡抽出挂在腰间的笛子,吹响了一首尖利刺耳的曲子,人群中已有几人忍不住相杀起来,剩下几十人也是一脸隐忍的模样。蓝忘机抽出避尘便挽了一个漂亮的剑花,凌厉的剑气在空中爆破开来,在最中央的弟子已经倒下,魏无羡示意蓝忘机将忘机琴拿出,蓝忘机了然,避尘清冷的白光一闪而过,又是倒下了一片人。

 

谛㬚像是知道乱魄抄对他们没有用处,只站在外圈看着他们“奋勇杀敌”眼中兴趣盎然。

 

蓝忘机翻琴入手,一言未发,琴声铮铮响起,面前的人便一个个失去了神志,只呆呆的不动。魏无羡放缓了吹奏的速度,与蓝忘机合奏了一曲才停下。

 

“好琴!”谛㬚没有什么其他动作,只是站在原地拍手叫好,“好笛!”

 

魏无羡此刻昏昏沉沉,整个身体几乎都要靠在蓝忘机身上。

 

“魏婴,你怎么样!”蓝忘机伸手扶住向他到来的魏无羡,语气中透露出了一丝焦急之意。

 

“我,我没事。”魏无羡推开蓝忘机的手臂,摇摇晃晃地用随便稳住了身体。

 

哨声突然响彻天际,魏无羡似是支撑不住了似的跪倒在了地上。

 

蓝忘机俯下身来想把他扶起。

 

魏无羡却突然站起来推开了蓝忘机一步步向着谛㬚走去。

 

谛㬚满意的勾起了唇,紧接着又有一批弟子从暗处现身缠住了蓝忘机。

 

他朝魏无羡勾了勾手,魏无羡听话的走到了他的身边。

 

正当他得意之际,却忽觉胸口一凉,不觉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面前这把泛着妖冶红光的剑却正是随便!

 

“魏无羡,你!”谛㬚恨恨说道。魏无羡那里有半分不清明的样子,漆黑如墨的眸子深处微泛着点红光。

 

“很惊讶?我以为你好歹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魏无羡只轻轻笑笑便收回了随便,顿时血溅三尺,魏无羡退了几步,半点都没有沾染上他的衣襟。

 

“呵呵,魏无羡,我想你还是先保住自己的命再说吧!”谛㬚猛的吐出了一口血就没了声息,眼睛还依旧圆睁着看向魏无羡和蓝忘机身后的某处。

 

魏无羡回头只瞥见一片炎阳烈焰的衣角。


评论(20)
热度(47)

© 云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