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但基本只写忘羡。_(:D)∠)_
年更选手
爱蓝湛♡

【忘羡】回溯

·一发完

·原著向

·私设如山,ooc注意

·小学生文笔

·不知道有没有撞梗呢,先写了再说吧ヾ(◍°∇°◍)ノ゙

·CP忘羡,不过好像没有之前预计的字数多……才3294个字……

 

1.

魏无羡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的不是蓝忘机坐在桌案前看书,而是一面木板,木板上画着滑稽一串的亲嘴小人头。

 

这是莲花坞内他画在自己床头的涂鸦。

 

魏无羡怔然,抬眼又看见江厌离正坐着看书,江厌离见他醒来,便放下书轻声叫唤道:“阿羡!”

 

已经活过两世的魏无羡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是重生。

 

而现在,一切都还没有发生。

 

穷奇道事变和血洗不夜天都没有发生,好端端,活生生的师姐此刻正坐在他身边,江澄没有失去金丹,蓝忘机也没有等他十三年。

 

他依旧有机会来挽回这一切,他不用再别万人唾骂,遭万鬼反噬了。

 

察觉到自己已经发呆太久,魏无羡答道:“师姐!”

 

纵然已经和自己说过千遍万遍不要哭,可声音中还是难免带了些哽咽。

 

江厌离依旧温柔的看着他。

 

江澄推门进来,手中拿着一个白瓷碗和一双筷子:“魏无羡!你发什么疯!叫什么叫呢!”

 

魏无羡到底是活过两辈子的人了,将眼中几颗要落不落的泪生生憋了回去,接着便笑嘻嘻道:“不是高兴自己没死吗!”

 

江厌离弹了弹魏无羡的额头:“阿羡!”

 

魏无羡道:“知道错了师姐。”

 

江澄将手中的碗筷递给了魏无羡。

 

——是莲藕排骨汤。

 

魏无羡这下是怎么也不能抑制了,忙起身接过,温热的汤冒出的氤氲热气模糊了魏无羡的脸,好叫人看不清他脸上神色。

 

他却依旧不能再说什么,只能在心底长叹一声:

 

师姐——————

 

2.

魏无羡此时没有陈情在手,他只好随手用竹子做了一根笛子,质量很好,也能将就用用。

 

温家就快来人了,他修为尚弱,强硬不过温逐流,只有这种办法能保住江家。

 

他只能痛恨自己的无能,即使再活一世也要不得不使用这邪门外道来救江家。

 

上一世时,若不是因为实在没有办法,他又何尝想走这独木桥。

 

但是逃不过的,终究是逃不过的。

 

王灵娇嘴脸依旧让人恶心,温晁和温逐流也依旧来了。

 

但是不同的,终究是不同的。

 

正当江家的禁制将要被攻破时,魏无羡忽然拿起腰间的笛子就吹了起来,顿时走尸万千破土而出,温家修士惨叫连连,就连温逐流也被制住不得脱身。

 

魏无羡不急不忙,一旁的虞夫人却是坐不住了:“魏婴,你在做什么!”

 

魏无羡深深地看了虞紫鸢一眼,缓缓放下了手中笛子,确定走尸没有停下动作后深深鞠了一躬,开口道:“对不起,虞夫人。”

 

然后就一个闪身不知哪里去了,只剩下悠长的笛声久久环绕。

 

3.

这仗可以说是打得十分成功的,云梦江氏没有任何伤亡,温家却损失了两个可以称得上最重要的人

 

——温晁和温逐流。

 

温逐流和温晁的死让温若寒震怒,一时间下达了数十条禁令要灭江家的门。

这数十条禁令不仅让江家之人气愤万分,别的三大家族也如临大敌,生怕祸患降落到自家头上来。

 

姑苏蓝氏。

 

“叔公。”蓝忘机拱手叫到。

 

蓝忘机的叔公微微点了点头:“忘机,你可知云梦江氏首徒魏无羡在温家围攻之时使用了邪门外道。”

 

蓝忘机垂下眼睑:“忘机知晓。”

 

“现下你也知晓江家的情形。”蓝忘机的叔公露出几分满意的神情,“这云梦江氏的事情我们还是少插手的好。”

 

“叔公,既已知是这种情景,我们更应伸出援手不是吗。”蓝忘机一反往常。

 

正在这僵持之际,蓝启仁进了厅内。

 

“叔父。”蓝启仁也朝着蓝忘机的叔公拱了拱手。

 

“启仁,你既然来了就好好管教下忘机。”蓝启仁的叔父此刻气得胡子都要飞起来了,见蓝启仁来了正想狠狠拂袖而去,却被蓝启仁的一句话噎住。

 

“叔父,启仁觉得,忘机所言,并无过错。虽说我姑苏蓝氏此时已受重创,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明日我便会前往清河与其他家族商讨此事。”蓝启仁始终保持着拱手的姿势。

 

“你!”蓝家叔公重重的拂了拂衣袖,转身便走。

 

云梦江氏祠堂。

 

“魏婴!说,你之前究竟是怎么回事!”虞紫鸢将魏无羡的笛子扔到一边,怒道。

 

魏无羡不答,只是直挺挺地跪倒在地,磕了一个响头。

 

“魏婴,你!”虞紫鸢气到,“你难道真当我江家需要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破孩来保护吗!”

 

过了半晌又觉得不够似的补了一句:“还是你觉得江家保不住你!”

 

保不住的,是真的保不住啊。现在他闭上眼好像还能看到江家血流成河的校场,所有他最最亲近、最最想要保护的人都躺在那堆尸山里啊。

 

他实在是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事情再在自己的眼前发生一次了。

 

这一次,就算他拼却自己的性命不要也一定要保住那些他亏欠的人。

 

见魏无羡只跪着不说话,虞紫鸢气极:“好,要跪着是吧,那你便一直这么跪着好了!”说罢便转身离去。

 

魏无羡抿了抿唇,只又磕了一个头。

 

4.

“魏无羡!你还当真想在这里跪着不成?”江澄突然的推门而入让昏昏噩噩的魏无羡清醒了些。

 

怨气……与灵力相冲撞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江澄。”魏无羡略带虚弱的开口。

 

眼见着魏无羡连跪都跪不住,江澄一下子就慌了,几步跑到魏无羡面前:“魏无羡你怎么了?”

 

魏无羡却是没了气力,只直挺挺地向前倒去,吓得江澄赶紧扶住了他。

 

只能暗骂一句把魏无羡扛走了:“艹,魏无羡你他妈别给老子出事啊。”

 

5.

魏无羡醒来时江枫眠也在他的房间里,此刻正在一脸忧心的看着魏无羡。

 

此刻怨气已然平息,魏无羡甜甜开口:“江叔叔!”

 

江枫眠点了点头:“阿婴,可感觉身体好些了。”

 

魏无羡:“好些了,谢谢江叔叔。”

 

虞紫鸢黑着脸:“江枫眠你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儿子魏婴,使用邪门外道不说,还把自己的身体给拖垮了!”

 

江枫眠皱眉:“三娘!”

 

眼见着两人就要吵起来,江厌离忙劝道:“阿爹莫气,阿娘也只是担心阿羡而已。”

 

虞紫鸢冷哼一声:“谁在关心魏婴那臭小子了。”

 

江澄:“魏无羡,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那邪魔外道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

 

魏无羡脸色一白,苍白的嘴唇抿成了一道直线。

 

见魏无羡苍白的脸色,江澄猛然想起魏无羡还病着,也不好再加为难,只能就此揭过这个话题了。

 

6.

射日之征开始了。

 

魏无羡为了避免出事并没有炼制阴虎符,相应的,讨伐岐山温氏的难度上升了不少,但是好歹有魏无羡在,只是进度慢了点,温家该死的还是死了,该倒的还是倒了。

 

又一群走尸倾巢而出。

 

魏无羡略微头疼的扶了扶额,这些怨气一到晚上就抑制不住,怕是又要一夜无眠了。

 

一双雪白的靴子映入眼帘,魏无羡僵硬的抬起头。

 

“蓝,蓝湛。好久不见啊,哈哈。”魏无羡一时间有些慌张,第一世的时候蓝忘机对他说的话他还记着呢。

 

蓝忘机眼神坚定:“魏婴,你所修非常道,还是莫要再修此道了。”

 

魏无羡舔了舔因为长时间吹笛驭尸而干裂的嘴唇:“那么蓝忘机,我问你,不修此道,我又该如何保住江家。”

 

蓝忘机一时无言。

 

他确实想不到别的办法。

 

“魏婴,同我回姑苏。”蓝忘机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蓝忘机,战场需要我,我不能同你回姑苏。”魏无羡明白此时局面,也明了蓝忘机对他的心意。

 

大局为重。

 

他和蓝忘机迟早会在一起的不是吗。

 

蓝忘机失望拂袖而去。

 

但不管怎么说,射日之征在各大家族的努力下确实成功了。

 

7.

百凤山围猎。

 

魏无羡蒙着黑布,手中抱着随便正靠着树小憩,突然就被一股大力拧住了手腕,然后反剪到了他的身后,有感觉到有什么温温凉凉的东西覆到了自己的唇上。

 

第一世时他胸前别着师姐送的花且失去金丹嗅觉失敏,这才认不出来人是谁,现在他又怎会不知。

 

竟然是蓝忘机!

 

魏无羡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推开了身前的人,不由暗叹一声蓝忘机的手劲还是那么大。

 

“蓝忘机?”魏无羡微微轻喘着说道。

 

而后他便听到了蓝忘机微微发涩的声音:“是我,魏婴。”

 

魏无羡一把扯掉眼前黑布,看见蓝忘机面色煞白,不由得开口调笑到:“蓝忘机啊蓝忘机,是我被你强吻又不是你被我强吻,怎么搞的活活一副良家妇女被调戏的样子。”

 

听到他这句话,蓝忘机的面色又白了一度:“别说了,魏婴。”

 

魏无羡正了正神色,握住了蓝忘机的手道:“蓝忘机,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见蓝忘机一副怔愣的、不敢相信的样子,又补充道:“或者换个说法,心悦你,爱你,想要你,没法离开你,随便怎么你。”

 

蓝忘机依旧无语。

 

“我想一辈子都和你一起夜猎。”

 

蓝忘机猛地把魏无羡搂进怀里,颤声道:“魏婴,你是认真的?”

 

魏无羡蹭了蹭蓝忘机的胸膛:“绝无半分虚情假意!”

 

蓝忘机的耳根一红:“明日我便去云梦提亲。”

 

“好……啊,等等,你说什么?”

 

“明日我便去云梦提亲。”

 

魏无羡笑倒在蓝忘机怀里:“那我怕不是要被江澄他们笑话死。”

 

过会儿又觉得不够似的补了一句:

 

“不对,其实我有你就够了。”

评论(7)
热度(134)

© 云影 | Powered by LOFTER